🍭

该打的仗,我已经打完了

【William×Evan】Bleeding Love (一发完)

吸血鬼设定,部分内容可能引起不适,不喜勿入。


1

 

Evan在六岁的那个寒冬里,成为了孤儿。

 

那一天雪下得很大,重病的母亲在四面漏风的草房里面阖上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小小的Evan尚且不知死亡为何物,趴在母亲身边一遍又一遍地唤她醒来,直到母亲的身体变得僵硬而冰凉。

 

母亲去世后的第五个夜晚,一个身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来到了他家门口。

 

草屋里面烛火昏暗,Evan饿到脱力,看不清男人的模样。

 

男人在他身边蹲下,解开披风裹在他的身上,眼里含着闪闪烁烁的泪光。

 

他把Evan瘦弱的身体抱进怀里,哽咽着说,“Evan,跟我走,好不好?”

 

2

 

两百年前,Evan还是一名优秀的赏金血猎。他眉眼精致冷峻,肤色苍白似雪,双唇红如蔷薇,看上去就是个纤细孱弱的少年。但他有一双遒劲有力的手,只要指尖扳机一扣,枪下就会多一个哀嚎的亡灵——一个哀嚎的,吸血鬼的亡灵。

 

游走于世界各地猎杀吸血鬼让他获得丰厚的酬劳,过着优渥的生活,却也让他愈加找不到生存的意义。杀戮与亡魂,鲜血和死亡,哪怕以再多金银珠宝堆砌,都是肮脏的——但他别无选择,从被送入集训地开始,他就已经万劫不复了。

 

有人广发悬赏令猎杀名叫William的吸血鬼,奖金之高令人咋舌,猎人们纷纷伺机而动,Evan亦在此列。

 

William的皮肤不似大多数吸血鬼那般白到几乎透明,但却比Evan见过的所有吸血鬼都要好看。他生得不像是传统的东方男人,眼眸深邃又含情,鼻梁高挺,唇是薄唇,俨然是一副风流又薄情的模样。

 

Evan跟踪了他一段时间,发现他其实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十恶不赦。从某些方面来说,William甚至可以算得上个绅士,只不过稍显凉薄。他喜欢混迹在醉生梦死的舞会里面,手里摇晃着一杯红酒,漫不经心地等待着自己的猎物上钩。贵族小姐们喜欢像他这样英俊的男人,总是心甘情愿地跟着他走。William让她们挽着自己的手臂,体贴周到地扶着她们上车下车,到了真正独处的时候,才会亮出自己尖细的獠牙,把它们嵌入女人雪白的脖颈,吮吸她们香甜的血液。

 

他吮吸血液的样子很优雅,总是不紧不慢地,从不会有鲜血不慎溅上自己白衬衫的狼狈时刻。他亦十分懂得克制,从不置人于死地,离开之前还会用纱布帮她们包扎好伤口,顺便打上一个俏皮的蝴蝶结。

 

所以依旧有无数女人为他疯狂,叫嚣着甘愿为他奉上自己的鲜血乃至性命——尽管他是人类口中的邪恶生物。

 

在Evan跟踪了他十天,基本摸清了他的生活习性,打算动手的时候,William却先发制人,在一次进食之后,迅速地跳上屋顶,从身后制住了Evan——这时候Evan才真实地意识到,这只吸血鬼的力量和速度皆属上乘,也许并没有好那么好对付。

 

“My pretty boy,why are you always following me?”William俯身凑到Evan耳边说。

 

朦胧的月色下,只有Evan一个人的影子。William的指尖缓缓划过Evan的脸庞,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但温度却没有彼此交融——吸血鬼的身体太凉了,凉到甚至不像是有生命特征的生物。

 

“放开我!”Evan微微挣扎。

 

William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你也来自东方?”

 

“Obviously.”

 

William轻声笑了笑,“也是,只有我们东方,才会生出如此漂亮的面孔。”

 

他低头在Evan的脖颈处嗅了嗅,陶醉道,“你的血闻上去很甜,有兴趣成为我明天的午餐吗?”

 

“你做梦!”Evan眼神一冷,悄悄伸手摸向了腰间那柄银制的短刀。

 

Willian却比他更快,手臂环过他的细腰,按住了他蠢蠢欲动的手。

 

这让他们两个看上去就像一对热烈相拥的恋人。

 

“Sweety boy , 初次见面,就不要动刀动枪了吧。”William不仅口头上调戏,手掌也暧昧地在Evan身上游走。

 

Evan恼羞成怒,一下子用力挣脱开了他的钳制,手里一条银制的长鞭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

 

William无奈作投降状,“OK , 我不乱动,你不要冲动。”

 

Evan冷笑一声,“今天我就是来取你性命的,对不住了。”

 

说完他的另一只手迅速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空中响起“砰”的一声,受惊的乌鸦四处逃散。但本应该中弹倒地的William却不见了。

 

愕然之中,Evan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印上自己唇瓣,然后迅速离开。

 

风中传来William略带邪气的笑声,“我喜欢你的唇,see you soon .”

 

 

3

 

William十分聪明,城市里追杀他的猎人一波又一波,但却从来没有人可以发现他的行踪。只有Evan,一次又一次地遇见他,被他一次又一次地调戏,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逃脱。

 

William似乎是缠上Evan了。他每天早上都会情人在Evan房间门口放上一束火红的玫瑰,花瓣上还沾着清晨晶莹的露水,里面夹着一张炽热得过分的情书,冷峻如Evan,也会看得面红耳赤。到了吸血鬼可以随意出没的夜晚,他又会趁Evan睡着潜入他的房间,把他用来对付自己的武器和药剂统统藏起来以后,就厚颜无耻地爬上Evan的床,用自己冰凉的唇把睡得香甜的人从睡梦中吻醒。

 

他说,Evan , 我会让你习惯我的吻,然后爱上我。

 

有一天夜里,受伤的William跌跌撞撞地闯进了Evan房间的窗户。他遭到一群血猎的合力绞杀,虽然侥幸逃脱,却还是不慎受伤。

 

他的血是很深很深的红色,随着他踉跄的脚步,淌了一地。

 

Evan大惊,下意识地走过去将他扶住。William靠在他身上,摸到了他腰间那把专门用来猎杀吸血鬼的手枪。

 

他把枪放到Evan手上,笑了笑说,“Honey , 你不是一直都想杀我吗?现在我受伤了,你可以把我杀了,然后回去领赏金了。”

 

Evan抿紧嘴唇把枪口抵在了他心脏的正中间。

 

William闭了闭眼,说,“能死在你的枪下,我很荣幸。”

 

只要这一枪下去,就什么都结束了。Evan会继续猎杀吸血鬼的生活,而William,就再也不存在了。

 

Evan看了看他英俊的眉眼,一向杀伐果决的手居然微微颤抖起来。

 

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过去...

 

他把手枪别回了腰间,面无表情地说,“我帮你包扎。”

 

William睁开眼睛,伸手把他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怀抱还是那样冰凉,但Evan却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温度。

 

William吻了吻他头顶的发,说,“你终于爱上我了,对吗?”

 

Evan叹了口气,认命般地回答他,“也许。”

 

4

 

吸血鬼其实不像传说中的那样,碰到阳光就会化作灰烬,但是阳光会让他们变得虚弱,不论是力量和速度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William是属于夜晚的生物,但是为了迁就Evan的作息,他也开始在白天活动。Evan曾告诉过他这样很危险,因为外面还到处都是希望取他性命去领取赏金的血猎。但是William却固执地不听劝告,因为他的Evan是个正常的人类,他需要正常的生物钟和夜晚的睡眠,如果他连这点牺牲都不愿意付出的话,要如何与他的爱人厮守到底呢?

 

“没关系,白天的时候我尽量不出门,然后把窗帘拉上就好了。”William说,“我想在你醒着的时候多陪陪你。”

 

Evan笑他傻,但又觉得这样的William让他愈发地不能自拔了。

 

为了不让其他的血猎发现William,Evan甚至不惜误导和欺骗自己的同伴,引导他们去别去寻人。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两人那股热烈甜蜜的劲儿还没有过去,好几个猎人就已经寻上门来了。

 

那是一个日头正盛的午后,William和Evan依偎在房间里面各自带着副金丝眼镜读书。忽然,窗户那边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几名血猎破窗而入,强烈的阳光蛮横地涌入房里,William的脸色几乎在同一时刻变得如纸般苍白。

 

“William , 你让我们好找!”

 

William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不屑地一笑,“那还真是抱歉了。”

 

“别跟他废话,直接开枪吧!”

 

紧接着,一人挥动长鞭紧紧将William缠住,另外几人则是齐齐从腰间掏出手枪,“砰砰”几声枪响,银制的子弹破空而出,目标直指William心脏。

 

这时,站在一旁的Evan方才回神。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掏出自己的手枪打断缚住William的长鞭,然后猛扑到William的身前,不由分说地将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Evan , 走啊!!!!”William试图将人推开,但在阳光的照射下,他气力全无,根本挣不了Evan的怀抱。

 

一切都来不及了。

 

几发子弹齐齐嵌入Evan身体的各处,他抱着William跪倒在地上,唇边淌下一行鲜红的血。

 

“Evan....”William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但是,还未等他消化完眼前的事实,又有几发子弹朝他射来。他抱住Evan的身体就地一滚,从地上捡了Evan的枪,疯狂地扣动扳机。对面的几名猎人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拿到武器,在毫无防备之间纷纷中弹,从窗口栽了下去。

 

William将Evan抱在自己的怀里,不知道到底要伸手去按哪一个伤口。

 

Evan的衣服很快就被鲜血染尽了,他无力地抬手擦去William眼角的泪,却把一手的血污都抹到了他的脸上。

 

“William,别哭....”Evan在他怀里笑了笑,说,“下辈子,愿...为....你的....同类,与你....永远...”

 

永远在一起。

 

只是,这一句话,Evan没有说完。

 

5

 

William披着晨光月色,带着让人哀叹的思念在人间苦苦找寻了两百年,才终于在人间寻到了重新转世的Evan。

 

这两百年中,血族人的处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的生存不再依赖于新鲜的血液,可以用人造血液代替,所以大肆猎杀吸血鬼的情况少了很多。人类不再谈之色变,甚至于在一些怪谈和传说里,他们被蒙上了些神秘的色彩——总之不是什么坏事。

 

William帮小Evan厚葬了他的母亲,然后就带着他回到了自己那个空旷的城堡。他一个人住,再加一个年迈的老管家和少数几个忠心的仆人。一开始Evan怕生,做什么都畏手畏脚的,连话也不敢大声说。但小孩子终归还是好哄的,William对他又极好,总是买新衣服和新玩具给他,所以几日以后,Evan便像大多数小男孩儿一样活泼起来了。

 

城堡里面房间很多,William为他精心布置了一间儿童房,里面堆满了男孩子爱玩的玩具,但Evan却似乎不大喜欢,站在房间门口不肯进去。

 

William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不进去?”

 

于是Evan跑进房间,匆匆抱了几个自己最中意的玩具,又重新走到房间门口牵住了William的手,仰起头用稚嫩的声音说,“William爸爸,我要和你一起睡。”

 

William不同意,他怕自己的体温太凉,会让Evan睡不好。

 

没想到Evan却嘴巴一扁,像是要哭出来,“我不敢一个人睡,我要和William爸爸睡。”

 

他扑上去抱住了William的腿,小脸在上面来回蹭着撒娇。William对付小孩儿没有经验,很快就妥协了。

 

晚上,Evan自己甩了鞋子爬上William的床,勾住他的手指,安心在他身边躺下了。Willam穿着一身真丝睡衣靠在床边看书,小朋友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的脸看,眨也不眨一下。

 

William放下书,低头对他笑了笑,说,“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Evan爬起来用自己小小的手摸了摸他的眼睛了鼻子,然后认真道,“William爸爸,我长大了也能像你这么好看吗?”

 

William笑了,捏了捏他肉呼呼的脸说,“你长大了以后会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真的吗?”Evan眨了眨眼睛。

 

“真的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William说。

 

他想,当然是真的了,我的Evan,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Evan的眼睛更亮了,他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稚气的声音里满满都是真诚,“那…我长大以后是不是可以娶William爸爸?”

 

William失笑,“你知道什么是娶吗?”

 

Evan说,“我知道,妈妈原来和我说过,以后要娶个漂亮老婆回家。我觉得William爸爸最漂亮,所以想娶William爸爸。”

 

William说,“那你知道什么是嫁吗?”

 

Evan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妈妈没有和我说过。”

 

William亲了亲他的脸蛋,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6

 

也许是因为身世的关系,Evan很粘William,从小到大都是。

 

小时候他不愿意自己在浴室里面洗澡,缠着要William陪他。William觉得很尴尬——在他心里,Evan是自己的恋人没错。如果是成年的Evan有这样的要求,他想他会很乐意。但现在Evan还是个小孩儿——这就怎么想都有点别扭了,说不出来的那种别扭。

 

于是他严词拒绝了Evan,还告诉他说男子汉大丈夫要自己学会独立。

 

Evan撅着嘴自己进了浴室,结果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他哇哇大哭的声音。William赶紧冲进去查看究竟,发现他摔倒在地上,哭得整张小脸都皱起来了。

 

“William爸爸…”他委屈地伸出一只手给William,William只好走过去把他扶起来抱进怀里哄。Evan浑身都湿哒哒的,趴在他肩头大哭,抽噎着说,“呜呜呜我不要自己洗澡了…”

 

“好,William爸爸帮你洗,别哭了….”William简直哭笑不得。

 

他站起来取下花洒往Evan身上浇,然后拉过他的小手把沐浴露倒在上面,说,“呐,沐浴露总该可以自己抹吧?”

 

小Evan咯咯地笑起来,胡闹着撒了William一身的水。

 

后来Evan长大了些,William告诉他说长大了就不可以和别人一起睡了,不然别人知道了要笑话他的。可是Evan却半句也没有听进去,还是每天晚上一到点就自觉地爬到他的床上,自己整理好枕头和被子,还非要缩进他的怀里才能安稳地睡着——说来也奇怪,他们一个是人类,一个是吸血鬼,体温天差地别,可躺在一起的时候,却从来不觉得难受。

 

“你还真是把我当爸爸啊你。”William无奈地伸手弹了一下少年的额头。

 

Evan睡在他怀里,嘟嘟囔囔地说,“William爸爸别闹,我好困。”

 

William以为他睡着了,便看着那张已经和他记忆中的Evan越来越相似的容貌自顾自出神。许久以后,他伸手拨了拨Evan的头发,喃喃道,“Evan,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呢…”

 

Evan居然动了动勾着他小拇指的手,闭着眼睛说,“唔,很快就长大了,等我长大了,就娶William爸爸…”

 

他翻了个身环住了William的腰,呼吸平静而绵长,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在说梦话。

 

William更用力地把他抱紧了——我的Evan,快快长大吧......

 

7

 

Evan在一天一天地长大,可是William却一点也没有变老,还像是把六岁的Evan从风雪交加的夜晚解救出来的那一天一样,一样英俊,一样年轻,一样优雅,像是已经被恍然流逝的岁月所遗忘。

 

但这种遗忘,究竟是上帝的馈赠,还是无情的惩戒,谁也不知。

 

平凡的人类艳羡永不凋谢的青春容颜,但血族人,却期望可以入正常的轮回,由年轻到衰老,由出生到死亡——这样他们便有很多重头开始的机会,不用年复一年地陷在同一个人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记忆累积到超负荷的地步,疲倦得迈不开步子。

 

就像William,他有过推心置腹的朋友,有过海誓山盟的恋人,但却因为人类的生命脆弱短暂,不得已向他们一一道别,然后奔赴下一场寻找。

 

转眼间Evan已经二十五岁了,和前一世去世的年纪也差不了多少。人类这一生不过区区几十年,该有多么短暂啊。

 

Evan看着William二十年如一日的容貌,居然开始感到害怕——他害怕时间会让他们永远分离。

 

他常常问William,“William,我是不是又变老了一些?”

 

——自从他十六岁以后,他就不再叫William爸爸了。

 

William总会很仔细地用眼神描绘他的轮廓,然后回答他,“没有,在我心里,你不会老。”

 

但是时间却不会眷顾人类。相反地,对于人类来说,它是最无力扭转、最无法抵抗的。日子过去便过去了,生命永远都是过一天少一天,Evan不敢想象,等到自己白发苍苍的时候,William还是这副风华绝代的样子,还笑着对他说,“在我心里,你不会老。”

 

Evan开始变得有些郁郁,William逗他哄他都不起作用。

 

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有些矫情,甚至可笑,但是只要想到时间和死亡会将他和William分开,他就开心不起来。

 

William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人类可以通过初拥的方式变成吸血鬼,因为他怕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就害得他的Evan深陷这摆脱不了的宿命,永世成为黑暗里面蛰伏的鬼魅生物。但是Evan还是自己查到了,他拿着那本封面都脱落了的古籍去找William,说,“William,我也可以变成你的同类对不对?”

 

William愣了一下,说,“你怎么知….”

 

没等他说完,Evan就急切地打断了他,说,“William,让我变成你的同类,和你永远在一起。”

 

他上一世没有说完的话,这一世总算完整地说出了口。

 

William看着他,说,“Evan,你不要冲动,你现在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可以一世无忧,安然终老,为什么非要趟这趟浑水呢?”

 

Evan说,“我知道你要和我说什么,但只要有你陪着,我就不怕。”

 

什么样的绝望都不怕,什么样的人间都不怕,没有阳光也不怕,因为你就是我的太阳。

 

两人为这个问题争论了大半个晚上,最后以Evan扑上去咬住了他的嘴唇告终。

 

他说,“William,我爱你,让我和你在一起。”

 

他的眼泪是滚烫的,滴在William冰凉的唇上,像是一团炽热的火。

 

前一世他从来没有直接和William告白过,所以这一世William轻易就被这句话击中了心房。他搂住Evan的肩膀回吻过去,动作用力到甚至咬破了Evan的嘴唇。

 

这是他第一次尝到Evan血液的味道,比他想象中更加香甜。

 

他就着Evan的唇吮吸了一会儿,然后移至他白皙的脖颈,亮出自己的獠牙,慢慢地嵌入了他颈间的动脉。

 

初拥的过程十分痛苦,但是Evan却一语不发,甚至连细微的呻吟也没有溢出。

 

等到William将自己的手臂割开,把自己的血液送入他的口中时,Evan甚至觉得内心深处咕咚咕咚地冒出一些难以言喻的幸福。

 

——他就要永生。

 

——和他的William一起,永生永世,再不分开。

 

8

 

当黑夜再次降临,一个新生的吸血鬼在这个世上降生。

 

Evan将自己冰凉的唇虔诚地吻上另一双冰凉的唇,十指紧扣,唇齿交缠。

 

有你陪在身旁,永夜即是永昼。

 

 

End.


--------------------------------------------------


通篇瞎编,不知所云。

初拥过程太复杂,就不细写了,看个意思就行。

总之就是他吸了他的血,他又吸了他的血,这个样子的。

(感觉我这样会被打)

评论(19)
热度(261)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