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打的仗,我已经打完了

【越苏】一封家书

今天是自制深夜(并不深)电台卷,见字如面请戳:

   【越苏】一封家书     


从除夕那天晚上开始心就没有静下来过,昨晚忽然十分想念我的白月光,于是翻出之前写的一小封家书,今天找人录了干音,做了这个音频,做的时候心里十分感慨,想到过去这么多年的热情呀爱呀,都由他们而起。那种感觉,就像深夜醒来被窗前的那一抹皎洁的月色惊艳,而后无论过去多久,它都长留我的心上。


以下是原文:


屠苏吾爱:

 

今晨我于天将明未明时忽然惊醒,初不知缘由,细究之下,竟是三年之期已到,虽然早有千千万万人劝我无需执念于此,但心之所向,终究无法放下。

 

或许你会笑我痴,但为了你,我愿意做那痴人。

 

天地玄黄,参商变化。于修道之人而言,一千多个日夜原本只不过是弹指一瞬间,但因你不在身旁,日头东升西落一个轮回,竟也似千万年时光。有时我会抱怨上天不公,缘何尘世间的凡人只有短短一世,却可以和心爱之人长相厮守,而我,拥有莽莽无边的生命,为何却不能奢求与你再多哪怕是一天的相守,难道真是造化弄人?

 

但转念一想,这又何尝不是你的选择,我理当尊重才是。

 

世间大爱与个人私情,如果我是你,应当也会选择前者罢。

 

只是这万里山河,无人携手同行,何其寂寞。

 

而春花烂漫,夏阳似火,秋叶飘飘,冬雪皑皑,世间风景千万,不知你又能否在别处遇见?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自你走后,我的想象力便一日千里,芙蕖说我无药可救,我亦无可辩驳。

 

我常常以为,起风时是你用手在轻抚我的长发,飘雨时是你在亲吻我的脸颊,天上的星是你灿烂的双眸,地上的花是你唇边的笑靥,晴空万里是你心情舒畅,乌云密布是你烦闷忧伤,山川是你骨骼,河流是你血脉,虫鸣鸟叫也许是你呼吸言语,日月交替大概是你晨昏作息……

 

所以我独爱这自然万物,因为他们皆由你所化。你的身躯会故去,但这万物总不会尽数凋零成尘。

 

我知道听上去着实可悲可笑,但若我心中连这些信仰都被剥夺,那我就当真不知如何独活了。

 

也许,我们的相遇就是为了那一刻的分离,所以我才会只等到你对我许下的三年之约,却迟迟等不到你归来的那一天。

 

不知你我可有来世。若有,盼能重逢。

 

只要我们不再阴阳相隔,哪怕是千重山万重水,我也会把你找到。但愿那时,我们可以重逢在落英缤纷的春天,你仍是一身红衣,在飞舞的花瓣中弯起眼睛,唤我一句“师兄”。



                                                                        陵越 书


评论(12)
热度(113)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