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打的仗,我已经打完了

张大佛爷和他的小古董

张小凡作为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年代穿越过来的人,有一些张启山难以理解的爱好也很正常。


做饭算是非常正常的一种了。


他非常喜欢给张启山做各式各样的点心,这种糕那种糕的做得十分精致,可自己身上却总是弄得一团糟,每天张启山回家,迎接他的一定是个白面娃娃,以及身上几个白乎乎的手印。


“哇不好意思,我又忘记手上有面粉了。”张小凡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让脸上那块唯一没有遭殃的地方也成功地沾上了面粉。


张启山笑着摇摇头说没关系,然后吩咐下人们打盆清水过来。


作为一个成天喊打喊杀的武将,能贴心地把毛巾拧干、并且亲自上手给张小凡擦洗,已经可以算作张大佛爷人生中贴心的极致了。但是在他的毛巾下,张小凡总要吚吚呜呜扑腾几下——真不是他故意捣乱,主要是张启山的力气实在太大了,一毛巾糊上来简直让人窒息,张小凡细皮嫩肉的哪能经得起那一顿猛搓,每次都是两边脸颊被搓得通红还委屈巴巴地不敢抱怨。


他打算采取迂回一点的方式提醒一下,于是写了“温柔”两个字递过去给张启山,“启山兄,你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念吗?”


张启山垂头看文件的间隙抬了抬头,漫不经心答道,“温柔。”


张小凡期待地睁圆了眼睛,“那...什么样的行为举止,才可以称作温柔吗?”


张启山蹙着眉头思考一下,然后很坦然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呢?!”张小凡激动得声音猛地提高了八度,脸颊两边的须须都跟着飘起来,“温柔啊!就是说话轻声细语,笑起来如沐春风,做什么事情都慢条斯理,动作轻而缓啊!”


张启山毫无反应,“哦。”


张小凡循循善诱,“那你觉得,我们是不是都应该有这样良好的品质呢?”


“良好吗??”张启山好像三观受到了冲击,“婆婆妈妈,不像样。”


于是张小凡的须须丧气地垂了下来,“...好吧。”


第一次谈判失败。


第二次,张小凡想了一个更迂回,但是在他想象中是更加无法拒绝的说辞。


趁着张启山正埋头吃饭,他放下筷子,斟酌着道,“启山兄,以后会考虑要孩子吗?”


后话是,以后你总要为人父的,小孩子经不得摧残,一直这么粗暴可不好,你要不要先提前练习一下如何温柔待人?


按照他的想法,张启山应该立刻就会回答他,“那当然了。”


谁知道张启山掀起眼皮看了他好一会儿,却问,“你能生?”


张小凡立刻就像屁股着了火一样从椅子上蹦起来,表情是半羞半恼,脸颊上却红晕乍现,“小凡是、是男人,怎么、怎么可能生孩子呢?”


居然还结巴了。


张启山没有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转过头去笑了笑,还小幅度地摆了摆头,似是有些无奈。


笑完之后他说,“那我不要了。”


“啊?”张小凡没能从他的话里转过弯来,半张着嘴巴,呆住了。


张启山说,“你不能生的话,我就不考虑要孩子了啊。”


“我?”张小凡指着自己,“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有什么关系。”张启山特别理所当然,“我张启山说的话,还需要什么前后联系吗?”


张小凡:“......”


第二次谈判还是失败。


于是可爱小古董有情绪了,张启山再给他擦脸,他就气鼓鼓地站在那里,一副任君摆布的模样。


张启山捏了捏他鼓起来的脸,“怎么啦?谁惹你不高兴?”


张小凡幽幽看了他一眼,“没有。”


张启山疑惑地盯着他看,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注意到他红扑扑的脸。


伸手抚上去轻轻揉了揉,“你的脸怎么了?”


张小凡不说话,哀怨的目光却落在他攥在另一只手的毛巾上。


“......”


“不好意思,”张启山反应过来,把毛巾扔回盆里,“我力气太大了。”


张小凡:“哼!”


张启山满脸为难,想半天最后很艰难地挤出温声细语的一句,“痛的话...我帮你吹一下?”


张小凡不客气的把脸凑上去。


张启山捧住他的脸很认真地吹气,表情严肃得像是在执行什么天大的任务。张小凡没绷住笑出声来,“好啦,其实不痛,就是想跟你说,有些时候温柔一点会比较好。”


张启山问,“有些时候是指?”


张小凡说,“....你自己判断吧。”


张启山说,“那就....规定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张大佛爷都是这么对小凡笑的↓↓↓



评论(27)
热度(28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