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打的仗,我已经打完了

【凌厉】归来去 3

 【1】      【2】


3
 
在这世间,“爱”之一字最是无理。 
 
元凌的年岁以万为单位计算,说他阅尽三界内所有绝色也绝不为过,但谁又能想到,在他心间,竟然只余鬼厉的墨色长发与冷然精致的眉眼。他曾经以为他是一汪广阔无边,波澜不惊的海,唯有在战场上才会被激起滔天巨浪,但是他错了,原来战场上号角震天和万马奔腾,也不及鬼厉一个笑容在他心里搅弄出来的浪头。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元凌在鬼厉唇边落下一吻,换来鬼厉在漫天的焰火中对他盈盈一笑。 
 
“阿凌,你知道亲吻在人间代表什么吗?” 
 
“我知道,”元凌将鬼厉拉入怀中,“我想要你做我的爱人。” 
 
鬼厉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抱住了元凌。 
 
他的句子依然简短,只有一句,“嗯。” 
 
但这已然足够。 
 
元凌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人动心动情,就像鬼厉也没有想过他这双杀伐果决的手会这样温柔又顺从地环在一人腰间。 
 
那夜是两人第一次互通心意,元凌一直紧紧牵着鬼厉的手,哪怕手心被汗水濡湿也舍不得放开。身边有无数对痴男怨女谈论着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他们被这样痴缠的爱情打动,谈论起来无不动情又感慨。忽然,元凌停下脚步,转过头去笑着问鬼厉,“你想去牛郎织女相会的地方看一看吗?” 
 
鬼厉愣了一愣,“那不是传说而已吗?” 
 
元凌嘴角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我带你去。” 
 
相传牛郎和织女被银河隔开,只允许每年的农历七月七日相见。为了让牛郎和织女相会,各地的喜鹊就会飞过来用身体紧贴着搭成一座桥,名为鹊桥。的确,这是人间一则凄美又动人的爱情传说而已,没有爱而不得的牛郎织女,更没有喜鹊搭成的鹊桥。 
 
但是,那条银河,却是九重天上真真实实存在着的,一个闪闪发亮,美过这人世间千万条河流的地方。 
 
元凌变出一根与鬼厉这一身极为相衬的暗红色丝带绑住他的眼睛,然后带着他直冲上南天门,路过自己的许久未回的宫殿,最后停在了银河的源头。鬼厉感觉到耳边呼呼的风声渐渐停止,便抬手去扯眼前的丝带,谁知元凌又从身后将手覆上他的眼睛,温柔道,“等一下。” 
 
他的手掌还有牵手以后残留的温度和潮湿的汗水,鬼厉眨了几下眼睛,竟然屏住了呼吸。 
 
“3...” 
 
“2...” 
 
“1...” 
 
元凌话音刚落,鬼厉就感觉整个天际的星光都跌进了自己的眼睛里面,美得像一场下一刻就要破碎的梦——他来自于嗜杀的魔界,那里的天空是浑浊的,大地是腐烂的,阳光没有温度,人心没有善念,大概是三界之中最肮脏的地方。还好鬼厉一直就钟爱在人间游历,才勉强没有沾染上那些过于残忍的心性。但他终究还是魔界少主,所以他酷爱黑暗,冷言少语,从不心怀怜悯,更不与人交心。 
 
但是,站在眼前这条银色的星河下面,他却恍惚有一种灵魂都被涤荡干净的错觉。 
 
鬼厉自问见过美景千万,从挺拔的高山到涓涓的细流,从壮阔的荒漠到蔚蓝的海洋,但他从未见过这样圣洁的星光——这大概已经不是用一个“美”字可以形容的景色,而是震撼,心灵的震撼。 
 
“喜欢吗?”元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身后搂住了他的腰,温热的呼吸擦着鬼厉的耳朵,温柔又缱绻。 
 
鬼厉侧过头去抿唇一笑,“喜欢。” 
 
但笑过之后,他的心里却腾升起一种陌生的恐慌。元凌是那样仙气飘飘的一个人,无论是他的举止,还是他的风骨,都必定不属于凡尘。而他,魔界少主,与元凌是注定不会并肩站在一处的天生的死敌。想到这里,鬼厉那颗被爱意填满而鼓胀起来的心突然裂出了一条缝,不断有凉凉的空气往里面灌,连那些原本滚烫的爱意也逐渐变得温凉起来。 
 
他配不上元凌,更不应该把元凌从高高在上的九重天上拉入落满灰尘的尘世里面。 
 
意识到鬼厉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对,元凌忙转过去站到他的面前吻了吻他的额头,“怎么了?不开心?” 
 
“没有...” 
 
于是元凌又倾身过去吻住他的唇,而且这一次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尝试着伸出舌头去撬鬼厉的牙关。鬼厉闭上眼睛紧紧地搂住他,心想,没关系,没关系,能多过一天便是一天,等到阿凌知道他身份的那一天起,再结束也不迟。 
 
一吻结束,元凌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鬼厉,看见你,我就想把这银河里所有的星星都送给你,因为只有它们加在一起,才勉强可以与你身上散发的光媲美。” 
 
鬼厉把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又一次红了脸。 
 
从那天开始,鬼厉便化作了一团火焰,用近乎孤注一掷的姿态去爱元凌。他沉沦在快乐与痛苦的双重夹击中,连睡梦中都不得安稳,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在梦中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但还好,元凌从没有追问过他的真实身份,这也让鬼厉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样他就不用骗他了。 
 
两人之间的第一次情事,是鬼厉刻意引诱。元凌为神千年万年,性格寡淡得根本没有半分欲念,更何况,男子之间的事情他不懂,所以便从未往那方面想过。但是鬼厉却知他们之间时间有限,便恨不得将自己能给的都给了,包括身体。 
 
有一日,鬼厉在一处温泉里面沐浴,元凌就坐在不远处一边抚琴一边等他。鬼厉将衣裳褪尽迈入水中,舀了几瓢水将身上与头发都泼湿,然后唤道,“阿凌....” 
 
元凌立刻传音过来,“何事?” 
 
鬼厉咬着唇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没有拿贴身衣物,你帮我送过来好不好?” 
 
“怎么这么大意?”元凌笑着将他的衣服送过来,结果刚一走到温泉旁边,就看见鬼厉露出一截雪白的肩头坐在水中,氤氲的热气将他的头发和裸露的肌肤统统濡湿,黑发一半披在肩头一半散在水里,乍一看去,竟比女子还要媚上三分。元凌忽然一阵口感舌燥。 
 
鬼厉转过头来,脸被热气蒸得通红,一双眼睛也是湿漉漉的,他从水里伸出一节手臂,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撩起了一点水,嘴唇轻启道,“给我吧。” 
 
元凌在发愣,拿着衣裳没有动。 
 
“阿凌?”鬼厉轻声一笑,“你怎么了?” 
 
元凌这才回过神吗,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了眼睛,道,“没事,你的衣裳。” 
 
“要不先放旁边吧。” 
 
元凌点点头,然后弯腰将衣服放下去。鬼厉看见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于是嘴唇微微一翘,忽然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水里一扯,元凌没有防备,一下子就栽进水里扑到了鬼厉身上。 
 
抱着未着寸缕的鬼厉,元凌有些尴尬,脸上难得出现了十分有烟火气儿的表情,“好好地捉弄我做什么?” 
 
鬼厉却伸手去解他的外衣,说,“既然都弄湿了,索性脱了衣裳一起沐浴吧。” 
 
元凌按住他的手,“别....我使个法术就干了。” 
 
“你怕我?”鬼厉逼过去。 
 
“怎么会...”元凌感觉到体内涌起一种陌生的情潮,但他不喜欢脱离自己掌控的事情,便下意识地抵抗 
 
“那你挡什么?” 
 
“鬼厉…”元凌无奈地唤了一句,但那声音里面又分明是宠溺的。 
 
鬼厉突然猛扑上去咬住他的唇,元凌生怕他滑倒,便慌张地伸出手想接住他,但鬼厉力气太大,水里又实在没有什么支撑力,两人还是双双踉跄地倒进了温泉里面。没等元凌站起来,鬼厉就按住了他的肩膀,在水里又一次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 
 
这个吻是温热又极尽缠绵的,直到两人肺里的空气都快要被挤压干净,元凌才抱着鬼厉从水面冒了出来。这下他是真真正正地从内湿到外了,鬼厉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样子,竟然忍不住笑了。 
 
元凌却没有恼,而是将手指抚上盘扣,一个一个地往下解,鬼厉紧张地看着他的动作,眼睛随着他的手指不停游移,直到最后一件里衣褪下,元凌才看着他笑起来,“那便一起沐浴吧。” 
 
温泉里的水温好像更高了,几乎就要沸腾起来。 
 
元凌见鬼厉愣着不动,便投降似地叹了口气,张开双手道,“过来。” 
 
鬼厉一路趟着水走过去,快到元凌跟前时,却被元凌迫不及待地搂住往怀里带,他听见元凌嗓音低沉,又像被蒙上一层轻纱般朦胧,“你要同我双修吗?” 
 
他的语气那般正经又磊落,完全不像在问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但这就是阿凌啊,任何时候都能如此不失风骨,淡然出尘。 
 
鬼厉紧紧地搂住了元凌,声音已然喑哑,“好。” 
 
于是两人似柔软的水草一般缠在了一处,元凌的手顺着他墨色的长发向下移动,眼神也从逐渐变得炽热起来。鬼厉轻声喘息,和着潺潺的水声,一路从元凌的耳廓流进了他的心间,那样婉转动听,撩人心弦。 
 
“阿凌……” 
 
鬼厉的声音就像这漫天的水雾,细腻,潮湿,温柔,一点一点地从元凌身上的每一处肌肤中渗透进去,这让他仿佛置身江南的雨季之中,呼吸之间尽是暧昧与缱绻。 
 
元凌的舌尖温柔地绕过他口中的每一寸地方,却犹豫着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动作。鬼厉轻声一笑,缓缓地将双臂于双腿缠上他的脖颈与腰腹,他的眼角带着桃花的粉色,鼻尖还沁着惹人爱怜的汗珠,元凌心念一动,忍不住将它们一一舔去。 
 
鬼厉似是怕痒,轻笑一声往旁边躲去,等到他听见元凌那刻意压制也依然粗重的呼吸声时,便将勾着他腰的双腿往里一收,咬着唇小声道,“阿凌,你进来吧…” 
 
元凌一开始并不得要领,还是鬼厉一步一步引导着他来探索自己的身体,等到两人完完全全合二为一时,元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心道这世间原来还有这样说不清道不明,却令人完全欲罢不能的极致欢愉。 
 
水中似有一双温柔的手,一下又一下地将元凌推向鬼厉,他们在夜色笼罩下的温泉池水中痴痴缠缠,好像永远也不知疲倦。 
 
最后,鬼厉完全脱力靠在元凌身上不愿再动,元凌才抱着他走出温泉,细致地帮他擦干身子穿好衣服,然后用手指一点一点去梳顺他披散的长发。 
 
鬼厉原本闭着眼睛,但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去问他,“阿凌,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元凌吻住他的额头,坚定地回答道,“当然。” 
 
于是鬼厉的唇角挑起一抹满足的笑容。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人世间的爱侣都那样钟情于许下海誓山盟的承诺。就如同此时的他,明知道自己与元凌相爱的时光总有一日会到尽头,但听见那两个字,他就觉得已经足够了。 
 
哪怕日后山高水长,他们终究是爱过的。 
 
是那样真真切切地,爱过的。

tbc.

--------------------------------------------------------------------


放心一定会是HE!!不是的话我提头来见!!

评论(14)
热度(12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