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打的仗,我已经打完了

【凌厉】归来去 5

前文: 【4】

 

5

 

鬼厉一向不问世事,谁又能想到,他此生唯一一次上战场,就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战事最终惨淡收场,魔尊痛失爱子,原以为他会全力反击为鬼厉报仇,却不曾想,他带着鬼厉的遗体一头扎回了魔界,无心再战。

 

而神界亦损失惨重,除去战争的消耗,元凌那一声悲泣,泣得天地变色,地裂山崩,让大部分战场上幸存的人也被他溢出的强劲灵力震得重伤,这让这场原本志在必得的战事成为了神魔大战这么多次以来死伤最为惨重的一次。

 

元凌自己也在榻上躺了一月有余,醒过来以后就是终日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他的脑海里始终都残存着鬼厉浴血躺在他的怀抱里面,然后逐渐断了生息的画面,紧接着他又会想起第一次见到鬼厉,他也是那样倒在一片染血的花瓣里面,面容苍白,好像随时都会消失。

 

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五百年在他的生命里只算得是弹指一瞬,但是鬼厉区区一千五百余岁,却把人生里的三分之一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他,最终还这般不得善终。

 

想到他捧在心尖上爱着的鬼厉,就那样在他的面前被长剑贯穿,鲜血染尽他俩的战袍,最后还笑着说爱他,元凌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被铁锤凿上了一个巨大的窟窿,那里面填尽鬼厉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还有滚烫的鲜血,简直让他痛不欲生。

 

元凌总算可以体会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会愿意携手殉情,大概因为…独活一世,太痛苦了。以前他不觉得他这座宫殿清冷,但自从鬼厉走后,他便觉得大殿安静得有些骇人,就算偶有回响,也好像全是鬼厉的声音在来回飘荡。

 

凡人尚可求死逃避,元凌却连死去的资格都没有。他坐卧难安了一段时日,终于踏出了那个大殿。

 

司命星君听闻战神光临,忙不迭地出门去迎,见着元凌后,他恭敬地作了个作了个揖,斟酌着词句道,“不知道上神光临寒舍,有何指教?”

 

元凌还是身着一身白色衣袍,神色也是一如往常的轻淡,他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司命,便问道,“司命,凡人命格,是你掌控吧?”

 

“那是自然。”

 

“好。”元凌答了一字,便没有再说话,司命星君不知何意,抬眼去看,却见这位上神面上是难得一见的凝重。

 

过了好一会儿元凌还未开口,司命差点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被上神揪出来罚站,正想着要不要问上一问,元凌便再次开口了,“我有意去凡间历劫,你为我书写几世命格吧。”

 

司命大惊,“这…万万不可!”

 

元凌瞥他一眼,“有何不可?”

 

司命的心里简直涕泗横流。眼前这人是谁?父神子嗣,上古战神,要他区区一个小仙为他书写命格,这不是为难人吗?别说他了,就算放眼这整个神界,又有谁敢去定上神生死?

 

哪怕是轮回为人,也是万万不敢的。

 

“这……”司命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回答。

 

元凌却忽然知晓了他的顾虑,安抚道,“你不必为难,无论如何,待我历劫归来,定不会为难于你。”

 

司命眼神乱瞟,就是不敢应下。

 

元凌长叹一声,“我就是知会你一声,这便要入轮回去了,你且好生安排吧。”

 

说完他便离开,徒留司命星君一人在风中凌乱。

 

元凌走得很急,直到轮回台前才堪堪站住了脚步。这里是神界众神犯下大错才会来的地方,从这里向下一跃,就意味着仙身尽失,前尘忘却,从此堕入凡世轮回,直至圆满历劫,才可重回这九重天上。

 

元凌向下望去,那里深不见底,永生永世都吹拂着空洞而萧索的风,那风呼呼作响,吹得人心头一阵发慌。但元凌却神色坦然,不畏不惧。

 

前尘忘却,他要的就是这个前尘忘却。

 

说他胆怯也好,说他逃避也罢,总之他现在不愿面对鬼厉魂飞魄散的事实,与其日日在那寒意弥漫的大殿里面期期艾艾,倒不如从此处跳下,至少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会饱受轮回之苦,不用像现在这般承受锥心刺骨之痛。

 

鬼厉,对不起了,就让我暂且逃一逃吧。

 

元凌闭上眼睛,决绝地纵身一跃,从此掉入轮回,转世为人。

 

然而,就在元凌转世后的前几日,鬼厉却从浓重的黑暗里面挣脱,慢悠悠地睁开了双眼——魔尊无心恋战正是为此,噬血珠可以一时锁住鬼厉四散的魂魄,但那里面戾气四蹿,如若不赶紧将魂魄引出安置在灵力充沛的地方好生养着,它们依旧还是会被噬血珠的戾气所伤,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魔界里面有一片死泽,那里怨灵缠绕,魔气却极其充沛,对于神界与人界的而言,这里无疑于阿鼻地狱,但对于魔界中人来说,死泽的魔气就是最好的庇护。魔尊采下万年只开一朵的血莲置于死泽深处,再将鬼厉的魂魄引入其中,并日日注入自己的心头血养护,七七十四九天之后,血莲升入半空极速旋转,随后一道红色光柱忽然炸开,整片死泽笼罩在诡异妖艳的红光之中,鬼厉的三魂七魄统统归位,终于苏醒过来。

 

但他元神伤得太重,这么一趟折腾以后几乎是修为尽失,还需在死泽中慢慢重塑。魔尊生怕鬼厉再有闪失,便为他加了一道禁制,不许他离开死泽半步。但鬼厉心有牵挂,苏醒过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元凌的下落,魔尊冷哼一声,答道,“他入了轮回,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回不去九重天上了。”

 

上神无故堕了凡尘,神魔二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众人对此众说纷纭,有说他犯下大错被神界驱逐,也有说他爱上凡人甘愿舍掉一副仙身追随所爱,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无凭无据,最终只是成为笑谈。

 

但鬼厉与元凌心意相通,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元凌意欲何为。于是他哀求魔尊将他从死泽里面放出去寻找元凌,魔尊为此震怒不已,“难道你真的爱上了他不成?”

 

鬼厉惨白着一张脸坚定地点了点头,“是,我爱他。”

 

魔尊登时暴跳如雷,“你可知他是谁?爱上他?你是不是疯了?!”

 

鬼厉绝望地闭了闭眼,双腿一屈,跪倒在魔尊盛怒的目光中,声音里似有甜蜜又装满苦涩,“我知他是高高在上的战神,但这情已然深入骨髓,剔不了,拔不掉,求父王成全。”

 

魔尊衣袖一拂,转身离开。

 

“你想都别想!!”

 

鬼厉别无选择,只能以血肉之躯与结界一次又一次抗衡,每被结界上的魔气反弹一次,他就去想元凌温柔的怀抱和深情的目光,那仿佛是他力量的源泉,支撑着他以破败的身躯不知疲倦不知苦痛地去试图将结界打开一个缺口。

 

但是他实在是太虚弱了,魔尊再次来到死泽的时候,鬼厉已经再一次伤痕累累,但他仍然残存着一丝气力往结界上冲,一副不死不休的倔强模样。

 

魔尊虽然对这三界无情,但面对自己唯一的儿子,终归还是于心不忍。他哀叹一声过去将鬼厉扶起,“你当真为了他连命都不要?”

 

鬼厉摇了摇头,答道,“不,我当然要,我还要留着这一条命,去人间寻他。”

 

“但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无妨,我只是想…陪在他身边。”

 

魔尊忽然用力捏住了他的肩膀,“就你现在这副模样?你拿什么陪他?”

 

鬼厉愣住了。

 

是啊,拿什么陪他?用这副随时都可以倒下的躯壳吗?

 

魔尊见他神色似有动容,放柔了声音道,“你且安心在这里养着,待你痊愈,我便不干涉你。”

 

鬼厉的眼里隐隐泛起一层水光,“可是……”

 

可是,他很想元凌,想得快要发疯。

 

只要一想到元凌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人间轮回,他就不舍。

 

他的阿凌…是那样一个飘然出尘的人啊,怎么可以为了他,就这样在肮脏的凡尘里面浮沉,将贪嗔痴恨爱恶欲都体会个遍呢?如果可以,鬼厉宁愿元凌将他彻底忘记,然后继续活在他触不可及的九重天之上,至少,这样他便可以永远都不沾染上一丝一毫的尘埃,继续做那个人人敬仰,意气风发,却也气质如玉的上神元凌。

 

鬼厉扯了扯魔尊的袍子,哽咽道,“两次,每一世我只见他两次。”

 

魔尊想了许久,最后还是松了口,“好,但你答应为父,一定要在这里潜心修炼,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就救不了你了。”

 

鬼厉点了点头,然后去见了元凌转世后的第一面。

 

那是元凌刚刚降世,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朝阳,天边金光层叠,云霞漫天,明显就是上神转世的祥瑞之兆。鬼厉扮作偶然路过道士来到这座府邸,神秘道,“我见这天有异相,便来此处探寻,原来是贵府有喜事降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那对夫妻一听此言中颇含深意,便将鬼厉毕恭毕敬地请入内堂,急切问道,“鄙人愚笨,不知先生此话何解?”

 

鬼厉却三缄其口,只答道,“天机不可泄露。”

 

那丈夫便差人将几锭银两送上,再次诚恳道,“请先生赐教。”

 

鬼厉把银两递回,看着夫妻俩缓慢开口,“可否让我见一见贵公子?”

 

听见他还不曾见过便笃定地说出“公子”二字,丈夫更加认定此人是不世出的高人,哪里还会拒绝,忙让人叫奶妈把自己刚出世的儿子抱了过来。鬼厉怔愣许久,才终于伸手将小小的婴儿抱入怀中,心里七上八下地砰砰直跳。

 

说也奇怪,原本刚出世的婴儿都是啼哭不止的,但一被鬼厉抱进怀里,这小婴儿竟然就渐渐停止了哭声,还用小小的双手紧紧抓着鬼厉的手指,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模样十分可爱。

 

原来,阿凌的小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鬼厉早就听说过刚出世的婴儿长相并不十分好看,他们脸上会皱皱巴巴的,像只小猴子。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他觉得此刻被他抱在怀里的小东西一点也不像猴子,反而水灵得紧,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还含着一包眼泪,别提有多惹人疼爱了。

 

站在一旁的丈夫见此情景,便笑道,“看来先生与我儿十分有缘分呐。”

 

何止是有缘分,那简直是生生世世也不想被扯断的深情。

 

鬼厉手脚僵硬地抱着小婴儿哄了一阵子,直到奶妈说小少爷要进食了,他才依依不舍地将怀里的小人还了回去。

 

他在原地看着奶妈将人抱着离开了内堂,好一会儿才转头道,“贵公子与我有缘,不知是否可以让我他起个名字?”

 

丈夫一愣,随即笑道,“我正有此意。”

 

于是鬼厉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元凌,元帅的元,凌厉的凌。”

 

“元凌,元凌…”那人将这两个字在口中反复咀嚼了好几遍,然后豪爽道,“好名字!承蒙先生赐名,那就叫元凌!”

 

鬼厉此行目的达到,也心知自己的身体撑不了太久,便起身告辞。离开之前,他忽然开口,脸上竟朦胧地笼上了一层央求的神色,“可以…再让我看看阿凌吗?”

 

情之所至,他居然连称呼都忘了改变。还好那人未想太多,只当他是喜爱小元凌,便又一次让奶妈把人抱了出来。

 

鬼厉把小元凌抱在怀中,侧过身子去不让人看到自己眼眶里面涌动的热泪。

 

小元凌仍旧抱着他的手指吮吸,居然还渐渐露出了一个笑脸。

 

鬼厉颤抖着伸手摸了摸怀里人小小的脸庞,终于还是砸下了一滴眼泪。

 

阿凌,你要等我。

 

无论如何,你都要等我。

 

tbc.

评论(12)
热度(9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