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该打的仗,我已经打完了

【凌厉】归来去 6

前文: 【5】


6

 

人生在世有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元凌转世历劫,把这七苦几乎都体会到了极致。尤其是这“求不得”,整整伴随了他十次轮回。而他“求不得”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鬼厉。

 

他每一次转生,鬼厉都会出现两次,一次不多一次不少,甚至连出现的时机都是一模一样的。第一次是他降世,鬼厉无论如何也会出现在他出生的府邸,然后为他取名“元凌”;第二次是他成亲,鬼厉会换上元凌当初送给他的那件暗红色的袍子,早早埋伏在元凌接亲的必经之路上,然后将人截走。

 

选择这两个时间出现,一是因为鬼厉不愿元凌被唤作别的名字,那样会让他感觉陌生;二自然就是因为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元凌穿着一身喜气的红袍与他人成亲,虽然他的出现好像并无意义,元凌每一世的人生轨迹都是既定的,在什么时间点遇上什么人,娶谁不娶谁,都早已经被写入命格簿里,轻易不会改变,但鬼厉就是忍不住要去搞一番破坏。

 

每一世两人相遇,鬼厉都向元凌介绍“我叫鬼厉”,都会问他“我穿红衣好不好看”,都会与他喝交杯酒,最终两人会糊里糊涂地纠缠在一起,黑发交错,红衣层叠,呼吸缠绵,变成于鬼厉来说是痛并快乐着,于元凌来说是如坠梦境的一场情事。

 

鬼厉总是来时轰轰烈烈,走得悄无声息,徒留肉体凡胎的元凌空等每一个轮回。

 

爱别离,求不得。

 

原本元凌并不是每一世都需要历情劫,但因鬼厉每次来他生命里走的那么一遭,他便都世世心有记挂,直到撒手人寰也不安心。

 

直到第十世,元凌转世成为一代帝王,除去一个不得不娶的皇后凤卿尘,再也没有纳过妃。凌皇这一世是他转世后寿命最长,却最孤苦的一世。他的天下已成盛世,但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身侧却居然连一个体己的人都没有。

 

所谓高处不胜寒,大抵如此。

 

凌皇驾崩后,元凌在人间的历劫也算是告一段落。恢复仙身之时,这十世的点点滴滴纷至沓来,恰如一本永远也翻阅不完的书册,他从其中抽丝剥茧,发现所有的记忆到最后都剩一个鬼厉而已。

 

他还活着!!

 

那一刻元凌只恨自己行事过于冲动,就这么生生与鬼厉错过了近千年的时光。

 

眼眶里似有温热的液体在涌动,元凌抬手抹了抹眼睛,却又不可抑制地笑出声来。原来,失而复得是这样的感觉——空空荡荡的心脏一瞬间就被欣喜和不可置信涨满了,那情绪来得太快太急,甚至让他有些晕眩。元凌按了按自己狂跳的心脏,在云端转了个弯,直冲向魔界。

 

原本他无故去凡间走了一遭,应该是要回天庭去复命的。但是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哪怕再晚一分一秒见到鬼厉,他都觉得是莫大的浪费。

 

魔界浑浊不堪,元凌一身白衣蹁跹闯进结界,宛如一道降临的圣光。

 

战神到来,魔界众人无人敢上前阻拦。元凌随手在路上抓了一人,“鬼厉在哪?”

 

那人哆哆嗦嗦地指了个方向,“少主....少主在死泽修养...”

 

元凌听了,把那人往旁边一扔,火急火燎地就往死泽那边赶。

 

还未进入死泽的地界,元凌就已经远远地看见了那边上空漂浮着一个球形的结界,鬼厉一身镶着红边的墨色衣袍坐在其中,虽然尚且看不清眉眼,但这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已经足够让元凌哽咽了。

 

他手执归离,一路斩下漂浮在他周身的怨灵,但浓重的魔气依然让他眉头紧皱,呼吸不畅。

 

——这里的魔气是会吃人的,心神稍有不定就容易被魔气入侵,堕入魔道。但好在元凌一身修为,一时间除了感官上不太舒服,倒没觉得有太大影响。

 

鬼厉听见结界外面似有响动,以为又是魔尊探望,便闭着眼睛道,“父王,我没有事,你不用来得这么勤。”

 

可是外面许久没有回应,直到——

 

“鬼厉...”

 

声音是哽咽的,声线也颤抖得一塌糊涂。

 

没有人比鬼厉更熟悉这个声音的主人了。他一下子就睁开眼睛跳了起来,“阿凌?!”

 

元凌那张精致无双的面容一映入眼帘,鬼厉的眼泪就夺眶而出。

 

“你怎么....你不是....”

 

元凌的手隔着那层薄薄的结界探向鬼厉的脸,但却被狠狠弹了回去,他没有办法,只能一瞬不瞬地盯着鬼厉,生怕眼睛一眨眼前人就变成了一场破碎的梦。

 

“我回来了,鬼厉,我回来了...”

 

元凌盯着鬼厉的脸,直看到他眼睛发酸,睫毛上也挂上了一层水汽,好像稍一眨眼,就要化作一场漫天大雨掉落下去。

 

鬼厉顺着结界的边缘跪在了元凌身边,一头乌黑的长发几乎要把他的整个身体都罩住。

 

“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元凌含着眼泪微微一笑,“只要你还在这个世间,我就可以找到你。”

 

鬼厉眼睛一眨,又是一行眼泪流下,“一千年了,阿凌,你终于认得我了....”

 

“对不起...”

 

元凌看着他苍白如纸的脸色,心疼的揪作一团,只想立刻把人揉进自己的怀里,亲吻他的黑发,亲吻他脸,亲吻他的唇,好让他能重新染上点血色,不要像现在这样,身体薄薄的一片,好像风一吹都可以把他从自己身边吹走。

 

想到这里,他那一见到鬼厉就糊涂得厉害的脑子才稍微清醒了些。

 

他不能把鬼厉一个人留在这个地方,他一定要带他走。

 

于是元凌站起来让鬼厉让到一侧,自己则提起归离,不遗余力地去劈那道结界。

 

但,魔尊的修为同样不容小觑,更何况他为了防止鬼厉偷跑,特意把那道结界反复加强了好几次,所以元凌破起来也十分吃力。

 

“阿凌,算了吧,父王他不会放我走的...”

 

元凌咬了咬牙,说,“不可能!今天我一定要带你离开!”

 

“阿凌...”

 

“你受伤了,我可以帮你疗伤,但我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我想每时每刻都和你待在一起,我不能再忍受一个一千年了,你明白吗?”

 

元凌深情的眼眸里似有星辰闪烁,鬼厉说不出更多的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跟你走,天涯海角,也都跟你走。

 

元凌重新聚气于归离剑上,一道强烈的银光直冲结界,“轰”一声巨响,整个魔界都似乎颤了一颤,而灵力对冲,他也一时站不住脚,捂着胸口后退了几步。

 

鬼厉立刻扑到结界边缘,着急道,“阿凌,你没事吧?”

 

元凌还未来得及回答,魔尊就率领众多魔界弟子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死泽上面一时之间妖风肆虐,魔气较之前更盛。

 

魔尊居高临下的看着元凌,“不知上神大驾光临,未曾迎驾,实在是魔界有失礼数了。”

 

元凌没有耐心与他掰扯,单刀直入的开口道,“我不想与你废话,识相的话就把鬼厉放出来,不然我定让你整个魔界都不得安宁!”

 

魔尊转头看向鬼厉,“你也想同他离开吗?”

 

鬼厉咬着唇,很艰难才吐出一句,“求父王成全。”

 

“哈,果然是我的好儿子!!”魔尊邪佞地狂笑几声,然后剑指元凌,说,“你受我十剑,我就让你带鬼厉离开,行与不行?”

 

鬼厉大惊失色,“父王!”

 

元凌却神色很是坦然,平静道,“好。”

 

能这样解决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且不说他独身一人能不能抗衡过整个魔界,如果今日他要在这里大开杀戒,不日又引发一场神魔大战的话,那就真的是血洗的罪孽了。他是战神,但他不喜战争,不爱杀戮,只愿这三界和平共存,谁都不要动绞杀的心思。

 

于是他回过头去给了鬼厉一个安抚的眼神,“放心,从今天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可以让我们分开了。”

 

十剑,对元凌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鬼厉却知道魔尊的脾气,若不是别有所图,他不可能提一个这样的要求。

 

鬼厉心有不安,劝道,“阿凌,算了吧...你以后有空,过来看看我便好,我其实...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

 

“不行!”元凌知道,如果他今天放弃了这个机会,以后再想踏足魔界带走鬼厉,就真的是难上加难,“我一刻也不能等了。”

 

说完他转过身去面对魔尊,脸上是决绝的神色,“来吧。”

 

“好,够爽快!”

 

魔尊恨及了高高在上的神族,更恨元凌要拐走他唯一的儿子,所以他断不可能对元凌手下留情,劈下去的第一剑就用了十成十的功力,风起云涌间,元凌胸口生生裂出一道口子,鲜血汩汩的从那里流下来,顷刻间就将他的白衣染尽。

 

这场景太过骇人,鬼厉在身后疯狂地摇头,不住地拍打那个将他禁锢住的结界,“阿凌!你快回去吧,不要再为我受伤了!”

 

元凌勉强站住了身子,抬手擦了擦唇边的血,说,“给个痛快吧,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魔尊被他的傲气激怒,将剩下的九剑一并挥了过去。元凌却依然将身子挺得直直地,摇晃了几下却没有倒下。他身上的十道伤口都很深,鲜血的味道隐隐在空气里面浮动,死泽上的魔气忽然疯狂地涌动,统统往他的伤口里面钻进去,这一切发生得无声无息,但魔尊却全部看在眼里。

 

他邪恶地冷笑了几声,衣袖一拂,罩住鬼厉的结界立刻消失了。

 

“你跟他走吧,以后魔界,就当做没有你这个少主了。”

 

鬼厉和他这个父王,虽说一直都不太亲近,但终于还是血脉相连的。他在原地跪下,向魔尊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孩儿不孝。”

 

魔尊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罢了,也是人各有命。你和你这个小情郎,走吧。”

 

无论他之前有何谋略,意欲何为,但此刻这句“人各有命”倒是真心实意的。当初他因为爱护这个小儿子,放任他在人间游历,却不曾想他会遇见这位战神,还能爱得如此死心塌地。这一切,除了一个“命”字,还有什么可以解释呢?

 

他不信命,但他违逆不了。

 

他这个儿子啊,像极了他年轻的时候,一身反骨,倔强成性,他真怕他强加阻拦的话,会让鬼厉又一次走向毁灭。

 

鬼厉听了魔尊的话,几乎是扑到元凌身边,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元凌的脸,哽咽道,“阿凌,你还好吗?”

 

元凌浑身是血,但却一把将他拥入怀中,贪婪地在他的黑发里面猛吸了一口气,喃喃道,“我真的...太想你了。”

 

鬼厉怕扯到他的伤口,虚虚地环住他的腰,说,“我也想你,阿凌。”

 

元凌微微笑了笑,说,“我们走吧。”

 

鬼厉扶着背着元凌,在离开前还是转头看了看魔尊,在捕捉到魔尊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鹜的笑意时愣了一愣,心头原本被强压下去的不安又一次腾升起来。

 

魔尊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唇角勾起一个阴冷的笑,“元凌,我且看看你能为我儿,做到什么样的地步吧。”

 

tbc.


------------------------------------------------------------------


《黑暗探戈》和《归来去》甜甜虐虐交织着写

我可能要精神分裂了.....

评论(21)
热度(114)

© 🍭 | Powered by LOFTER